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q1940-66888源泉的博客

欢迎各位朋友光临 相逢何必曾相识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追求真实,追求真理,厌恶一切虚假的东西。大半生中没有引以为傲的成绩。唯有“做自己想做的事,并从中赚到钱”得以愉快的生活,并结交了几个知心朋友,爱好广泛,使我的生活变得丰富而有意义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平安夜见到的少女作者(美)弗雷得里克。鲁米斯   

2009-09-23 15:32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平安夜见到的少女作者(美)弗雷得里克。鲁米斯  - yq1940-66888源泉 - yq1940-66888源泉的博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在加利福尼亚某家医院工作的时候,有一天,医院里来了一名虚弱的孕妇。她很年轻,情绪很不稳定。经过治疗和调理,她的身体一天天好转,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。
  在分娩前一个月的例行检查中,发现胎儿是屁股朝下。通常,胎儿的头部在分娩前几个月应当处在子宫的下部。如果屁股朝下,脐带先出来,在8分钟之内仍未结束分娩,脐带受压时间过长,可致胎儿死亡,这就要求接生的医生手要特别快。
  分娩的那一刻终于来了,产房里每个人都紧绷着神经。我首先抓住婴儿的一只小脚,尔后轻柔地将之拉出来。接着又去握另外一只,但不知什么原因,它不在先出来的那只小脚旁边。我在小脚上稍稍用力,轻轻地往外拉,一旁的护士也在母亲的腹部略施压力。这时,婴儿的身体露了一部分出来,这是个女孩。但她另一条腿不翼而飞了。小女婴遭遇的是一种奇异的缺陷!
  我很清楚,这个婴儿一旦降生将会给情绪不稳的母亲造成严重的打击。她的家人将带着她到处寻访名医,为她整形,到头来会因此倾家荡产。我似乎看到了童年的小女孩忧郁地独坐一隅,而其他孩子活蹦乱跳,无忧无虑———我必须做点什么,以阻止这一切痛苦的发生,这完全在我能力所及的范围之内。
  10个臀位分娩的婴儿中往往有1个是不成功的,现在———接生的动作只要慢下来就行了。我可以让婴儿在母亲肚里耽搁那么片刻。毕竟,臀位分娩不是件轻松的事情,没有人会知道我所做的一切。那样的话,母亲将会在经历最初的打击后很快恢复过来,也许会对失去具有如此残疾的孩子感到庆幸。过一两年,她会再怀孕,这样的厄运肯定再也不会发生了。
  “决不要将噩梦带给她们,”内心深处一个清晰的声音在低语,“这孩子从未呼吸过阳光下的一口气———决不要让她呼吸这么一口气。你只是不能及时使她脱离母体而已。别干傻事,把这样一个可怜的孩子带到世上。如果你认为自己的良知会受到伤害,那你能看着她们忍受痛苦吗?如果你让她出生,你的良知将会受到更大的伤害!”
  我向护士示意,要了块消过毒的热毛巾,这是专门用来包裹婴儿身体的,在臀位分娩时常常要用到。因为婴儿的身体在离开母体后,极易受到外界冷空气的刺激。但是这一次,毛巾只是道具,以确保当时所发生的一切不被其他人看到。我把婴儿的小脚丫握在手中,对孩子前途的忧虑一下子弥漫整个身心,于是我打定了主意。
  我匆匆瞥了一眼时钟,预期所需的七八分钟已经过了近一半。产房里所有人都焦急地等着我的吩咐,却全然不知我心里正在想什么,没有察觉到我内心的激烈挣扎。在多年的行医生涯中,我第一次故意放弃了先前所遵循的教诲,转而去接受我自认为是更好更讲道义的做法。
  在毛巾的遮蔽下,我慢慢用手去触探婴儿脐带的搏动,这是婴儿状况好坏的指针。再过两三分钟就完事了。我假装在做一些事,将婴儿的脚再往下拉一点,这时那只完好无损的粉红色小脚丫露出了毛巾,紧紧地挤压着我缓缓移动的手。就是这只手,它被寄予了保护母亲和婴儿人身安全的嘱托。突然,婴儿的身体一阵悸动,我感到了一股生命的力量。
  天啊!不能这样做!我没有权利这样做!于是,我让这个只有一条腿的孩子出生了。
  所有预想的事情都发生了。母亲继续在医院里呆了好几个月。我曾看到过她一两次,憔悴,情绪低落,跟先前判若两人。后来,不时从他人那里听到有关她们家一些零零碎碎的消息。她们先是移居明尼苏达州,后又搬到芝加哥和波士顿,再后来,就没了音信。
  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常常痛责自己,悔恨当初没有狠下心。
  每到圣诞节,我所在的那家医院都要举行一次精心策划的晚会。那个时刻,我们将一切困难和不如意都抛到脑后,尽情去感受生活中温馨、浪漫与美好的一面。
  而去年的晚会与往年相比最不同寻常。被喷洒了银色油漆的圣诞树上挂着许多饰品,在朦胧暗淡的小礼堂里隐隐发光。“平安夜”奏响了。在优美的旋律声中,20名年轻的护士小姐,每个人手里举着一支点亮的蜡烛———轻声吟唱着,缓步从礼堂后面走出。然后,一束蓝光打在舞台一侧,装扮华丽的圣诞树上每一件饰品都闪闪发光。
  在舞台的另一侧,帷幕徐徐升起,我们看见3位少女,她们身上的白色晚礼服散发着柔和的光芒。她们分别握着竖琴、大提琴和小提琴———轻柔地拨弄着琴弦,指尖流淌出动人的旋律。我双眼噙满泪水,确信此时此刻自己不是惟一轻弹眼泪的老男人。
  我向来就喜欢竖琴的声音,那位年轻竖琴手的精湛技艺让我着迷。当护士们齐声合唱的时候,少女的脸庞微微扬起,在褐色头发的掩映下楚楚动人。
  这个节目过后,一名陌生的妇女出现在礼堂里,她张开双臂向我跑过来。
  “哦,你看到她了,”她近乎哭泣地喊道。“你一定认出她来了。那是我的女儿,她在弹竖琴———我看到你一直在注视她。还记得17年前那个婴儿吗?那个一出生就只有一条腿的不幸儿。我们为她想尽了办法,现在她装了假腿———你没想到会是她,是吗?她现在能走路,能游泳,甚至还能跳舞。”
  “但是,有很多年她无法做到这些,于是她在双手上下了更大的工夫,现在她成了一名出色的竖琴手。她是我生活的全部,她过得很快活,瞧,她过来了!”
  那位甜美的少女向我走来,她的眼睛熠熠生辉。“这是你的第一个医生,亲爱的———他是我们的医生。”她母亲说道。她的声音颤抖着。我能理解,当把孩子的消息告诉她的时候,她当时有多么伤心;我能想像,这些年来她经历了何等的苦涩和艰辛。“他是第一个把你的情况告诉我的,你是他带给我的。”
  我动情地将孩子拥入怀中。越过她温暖年轻的肩膀,我仿佛看见了17年前那间产房里嘀嗒嘀嗒催命的时钟。那种可怕的情形历历在目。
  “你决不会理解,亲爱的,”我后退一步,仔细地打量着她,“其他人也不会理解,今夜对我意味着什么。快回到你的竖琴边吧,就弹奏那曲‘平安夜’,为我一个人。我所背负的沉重包袱,只有你能将它卸下。”
  当少女走向舞台的时候,她母亲坐到了我的身边。也许只有她才知道我心里在想着什么。
  “平安夜”再次响起,熟悉的旋律在耳畔婉转低徊,我想我找到了答案,也找到了慰藉———它让我等待了17年之久。
  
  文/偲 偲摘自《环球时报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